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文章  >  肿瘤如何假扮神经元躲避药物追踪?Ausbian主力细胞培养

肿瘤如何假扮神经元躲避药物追踪?Ausbian主力细胞培养

更新时间:2024-01-21  |  点击率:249

胶质母细胞瘤(GBM)的进化轨迹是一个多方面的生物学过程,超出了单独的遗传改变。

 

细胞培养离不开胎牛血清。胎牛血清,是由胎牛血浆去除纤维蛋白而形成的一种很复杂的混合物,含有各种血浆蛋白、多肽、脂肪、碳水化合物、生长因子、激素、无机物等,其组成成份大部分已知,但还有一部分尚不清楚,这些物质对促进细胞生长或抑制生长活性是达到生理平衡的。其中不含细胞、纤维蛋白和凝血因子。Ausbian进口胎牛血清,澳洲血源,内毒素含量低。

 

近日,科研人员对123对纵向胶质母细胞瘤进行了综合蛋白质基因组学分析,并通过激活复发肿瘤的神经元转移和突触发生途径,确定了诊断和替代时的高度增殖细胞状态。

 

相关研究发表在《Cell》上,文章标题为:“Integrated proteo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of glioblastoma evolution."。

 

蛋白质组学和磷酸化蛋白质组学分析显示,在复发时,无翼相关整合位点(WNT)/平面细胞极性(PCP)信号通路和BRAF蛋白激酶的翻译后激活标志着分子向神经元状态的转变。一致地,患者来源的异种移植(PDX)模型的多组学分析反映了类似的进化轨迹模式。抑制B-raf原癌基因(BRAF)激酶会损害复发肿瘤细胞的神经元转移和迁移能力,这是治疗后进展的表型标志。替莫唑胺(TMZ)BRAF抑制剂vemurafenib联合治疗可显著延长PDX模型的生存期。该研究为胶质母细胞瘤的进化和治疗耐药性的生物学机制提供了全面的见解,为临床干预提供了有希望的治疗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