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文章  >  circRNA与肿瘤转移有何关系?Mycoplasma off支原体祛除试剂助力科研

circRNA与肿瘤转移有何关系?Mycoplasma off支原体祛除试剂助力科研

更新时间:2023-12-29  |  点击率:262

肿瘤转移是目前临床与基础研究急需攻克的难点。肿瘤相关研究需要细胞培养技术作为基础,而细胞的体外培养,则需要人为为细胞提供一个无菌环境。德国MB公司生产的Mycoplasma off支原体祛除喷雾,高效清除实验环境中的微生物污染。

 

肿瘤转移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约占癌症死亡的90% 。在转移的早期阶段,一部分癌细胞经历上皮-间质转化(EMT),通过这种转化,它们获得了间质特征,从而具备了从原发部位扩散到远处器官的能力。一旦癌细胞从原发部位逃逸,由于转移的癌细胞很难清除,癌症就会发展为无法治愈的疾病。因此,迫切需要阐明转移过程的机制,并找到可行的治疗靶点来克服肿瘤转移。

 

转化生长因子β (tgf - β)信号通路是肿瘤转移的重要介质,tgf - β与其膜受体的特异性相互作用激活了其信号通路。激活的tgf - β通路通过诱导EMT过程,降低上皮标记物如E-cadherin的表达,增加间质标记物如N-cadherinvimentin的表达,从而增强癌细胞的迁移能力。除了这些EMT标志物外,podoplanin (PDPN),一种糖基化的跨膜蛋白,也通过促进肿瘤转移在EMT过程中发挥关键的功能效应。此外,据报道,PDPN的高表达与不同癌症患者的生存期缩短有关。尽管TGFβ刺激可诱导PDPN,但TGFβPDPN之间的详细串扰尚未得到广泛阐明。

 

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失调的环状rna (circRNAs)在肿瘤转移中的作用。作为一类共价封闭RNA分子,环状RNA是由初级转录物的反剪接产生的,在生理条件下被精心控制。然而,在一定的应激条件下,pre- mRNA的异常剪接可能导致circRNA生物发生的失调。例如,TGFβ刺激通过激活剪接因子震动(QKI)来调节circRNA的生物发生,从而改变了一部分circRNA的表达。因此,失调的环状rna通过充当miRNA海绵、蛋白质诱饵或编码小肽的模板来影响癌症的特征。尽管circRNAs与肿瘤转移之间的关联最近已被证实,但circRNAstgf β介导的EMT过程中的详细含义仍然难以捉摸。考虑到TGFβ抑制剂作为抗转移药物在临床评估中的表现不理想,对这个问题的解剖是十分重要的。

 

近日的一项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一种来自ITGB6的高度保守的circRNA circITGB6 (hsa_circ_0056856)TGFβ强烈诱导,并在人类转移性癌症样本中显著上调。

 

相关研究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文章标题为:“A circular RNA activated by TGFβ promotes tumor metastasis through enhancing IGF2BP3-mediated PDPN mRNA stability"。

 

circITGB6能有效地诱导EMT过程,促进多种癌症的体内转移。circITGB6促进转移的作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其与IGF2BP3直接相互作用以稳定PDPN mRNA的能力,PDPN mRNA编码一种诱导EMT和转移的关键效应蛋白。重要的是,在体内递送pei包被的circITGB6 siRNA复合物可显著抑制肝转移并延长肝转移小鼠的生存期。该研究结果表明circITGB6是一种关键的TGFβ效应物和癌症治疗的潜在治疗靶点。